一夜春冰不留痕

關於部落格
  • 3869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火宅咒世主PAPA的被世界詛咒的人生

 

 

很久很久以前,有個很瘦的黑道老大,整年穿著黑色的大衣,喜歡躺在躺椅上想事情

因為太久遠了,所以人們都忘了他的本名。但是,他還有個的稱號還流傳到現在─


咒世主

 

他不如其他黑道老大那樣虎背熊腰、兇神惡煞

但也不是言情小說裡可以迷死一票美女的英俊美男

 

實話說,他長得有點糟

因為他有顆怖滿青筋的光頭,手如同被火燒過的枯木一般。

而他的體格比起那些年輕或同輩的,看上去總是瘦弱所以感覺吃虧一點。



但那也只是看上去而已

在日前他串燒疑似他部下的情夫(咳)之兇狠,事實證明他老當益壯...

 


微妙的是,跟在他身邊久一點的人仍是對他唯命是從

而且這股唯命是從,會隨著待在他身邊而逐日加重

      

傳聞,從前的咒世主~還沒當上火宅組的頭頭時

他的英姿是可以打垮一堆言小裡設定的黑道大哥呢!

我們並不是要對他過去的容貌去探究,這是否為他吸引人的因素

我們只是純粹想藉由探究他的過去,去尋找他會如此使人唯命是從的原因




差點成為武打明星的他,相貌不用細說了!

他那米白色的長髮與背影,就足以讓男女老少神魂顛倒

最要不得的是,他還有個美如天仙的太太,和一對乖巧聽話的兒女

從前的他就這麼過著一邊帶著組織打殺,一邊過著幸福美滿的家庭生活。



可是好景不常,在他兒子十二歲時,道上的敵對的趁他有事出門

不到十個人,一把火把他細心維護十多年的天堂給燒了。



那場火災帶走咒世主很多東西

除了妻子的逝世以外,他唯一的兒子因為目睹母親死於亂刀的慘狀後

從怨恨父親混道上到父親那天為何出差,任何大小事都像是隨時想拿著刀跟他老子對砍。



咒世主可以讓兒子砍了自己無所謂,因為他內心某部份也認為是應該。

但是某日他兒子差點傷了自己的小妹,他就決定把兒子送進精神病院。

那是他太太死後,他跟他兒子唯一有共同想法的一次。

只是,這反而讓他的小女兒對他不諒解。


 

寒煙翠,他嘴巴沒說的心頭肉,從火場抱出來的孩子。

當初得知家中出事,他拋下一切事務飛奔到回到家門外,

咒世主被告知自己的家人仍在裡頭時,他不顧消防人員的勸阻,執意要進去救人。



於是,他在火場看到身重數刀躺在血泊中的妻子,精神渙散的兒子,還有在火場不斷放聲大哭的女兒。

他很明白他的家早就隨著他的太太死亡而毀了。可是,咒世主不願服輸,硬是死拖活拉地把兩個小孩給帶出火場。




他的灼傷讓他失去了他曾經讓外人稱羨的外貌。

火場裡燒毀的裝飾性懸樑擊中他的背部,使得他的失去挺拔的身形。

甚至是他的手指也因為要護著小孩,而讓高溫燙得像日本便當裡的香腸小章魚,捲曲得再也伸不直了。

 


他再也無法好好抱他的女兒,她看到男人會有下意識懼怕的反應。

他再也無法摸摸他兒子的頭,除非他想要早點上天堂見他的妻子。

他再也沒辦法牽他太太的手,除非他願意讓他的兒子捅一刀歸西。



一般人都認為咒世主的人生,就跟他再也長不出頭髮的光頭一樣,似乎再也看不到一點希望。

可是如果那樣就被打倒的話,咒世主就不會是咒世主了!



在那場火災之後,咒世主一改過去溫和可商量的作風,狠絕得不擇手段。

原本背地裡被訕笑作風跟老頭差不多溫和的"火宅老咒",變成人人敬畏的"咒世主"。



但在咒世主開始被稱為"咒世主"的同時,也差不多是他把兒子送進精神病院的時候。

而咒世主的生活重心也整個轉移到寒煙翠身上。但是他與女兒之間的隔閡比他所想的還重。

雖然經過長期的心理治療,寒煙翠雖然對於一般年長男性不再如以往懼怕,但對自己的心結卻是....



他的小女兒在上中學的第一天,寒煙翠要求咒世主不得參與學校任何家長互動會。

但他內心曉得,他的女兒只是不滿自己就這麼把哥哥送出去。




"可是,妳那天差點被他殺了啊!整天看著自己討厭的父親,誰能保證他未來不會更惡化呢?"

咒世主心裡想著,但這些話對一個十三歲的小女孩太過沉重且無法理解。


而且寒煙翠更不會懂,她是他從火場冒險抱出來的原因是因為她還會哭

寒煙翠是咒世主認為,在這個家唯一還能有希望回歸正常生活的人

這不能光是他的認為,而是他也必須這樣做才對得起妻子與兒子

所以這些話、這些情緒,他從未對寒煙翠說過...




當他與家中女兒的關係更趨緊張時,他在火宅的地位更是水漲船高。

咒世主內心悲涼,是不是他天生就該過著這種舔著槍頭血的日子,老天才會給了他一個家又毀了它。

雖然他手底下的一個還算有為的年輕人說:「咒董,你只是因為跟兒女之間關係緊張,所以借著組裡方便順便發洩罷了。」

講了這句話的年輕人後來成為他頗為倚重的手下。

在咒世主成為時火宅組的"王"的時候,說這句話的年輕人也順理成章地,破例成為火宅組最年輕登上三巨頭位子的人。





是的,在咒世主成為火宅組內傳統的三公會議之一的王,他手下成為三公之一的侯,那麼另一個公呢?





邪玉明妃是比自己晚點進組織的後輩,管的是火宅裡的金錢命脈:毒品。

而她原本就是組裡退隱大老的寶貝孫女,縱使她晚個自己幾年進來小個幾歲,那些對她都不成問題。

 

或者說,在咒世主眼裡,她有沒有那家世背景也無所謂。

因為咒世主眼睜睜地看著她勾搭過一個又一個男人,然後踩著他們一步步地往上爬。

那些事,都是她尚未向組裡坦白他是組裡某退隱大老的孫女之前,而在他拒絕了邪玉明妃的告白之後。



咒世主常想這女人脾氣真是辣得棘手,因為他的太太是邪玉明妃的表姐。

在母系因子較為強悍的家族中,咒世主常在妻子身亡後隱約在她身上看到亡妻的影子。

她有著跟太太相似的外貌,迥異的氣質。可是想了便是想了,咒世主內心倒是沒掩飾過。

因為他認為這種情緒只有他自己一人才會曉得,特別是晚上夜深人靜的時候。

可邪玉明妃之所以是邪玉明妃,必定有她的過人之處。



在咒世主在火宅組裡勢力擴張到達瓶頸,另一方面也開始遭到邪天禦武的顧忌之時

了解男人內心的邪玉明妃在此時向咒世主提出了交易
 


「我可以幫你,但是有條件。」



咒世主永遠不會忘記,那個晚上九點半 邪玉明妃,端著一碗熱騰騰的雞湯來到他的辦公室敲他的門。

並且在他的面前放下她平時給人強勢印象的挽髻......多像他從前細心溫柔的太太啊....

那個總會在晚上九點把小孩哄睡了之後,還不忘照顧丈夫的妻子......




自從那晚邪玉明妃關上門後,三個月後,火宅的王邪天禦武因故入獄。

三天後,咒世主正式帶著火宅的三個異數,登上了火宅三巨頭─ 王、公、侯的位子。

火宅的溫和老咒、遠比男人狠絕如毒蠍的太息公,以及最年輕猖狂的凱旋侯。

這樣微妙又奇特的組合,組成了火宅第十七代三角會議。




                                ※                                       ※                                                ※

 

就在咒世主統合完組裡的勢力,不用再擔心會被自家人捅一刀的某一天,他又想起了他的女兒。

咒世主是一直想替寒煙翠再找一個媽媽的,只是與寒煙翠的關係太過緊張,讓他將這事一拖再拖。

況且混道上的,對象並不好找。但是邪玉明妃不一樣,她是道上的,她能自保。

再說難聽一點,邪玉明妃不要去滅了其他人家的口就很好了。



理智上他曉得必須讓兩者維持平衡,但是他曉得他的內心仍是偏向寒煙翠。

如果寒煙翠不答應,那他也不會讓邪玉明妃入門。

寒煙翠是成為他亡妻監督自己最後的防線。

可是邪玉明妃並沒有打消過入門的念頭...





就在他打算把女兒叫過來談一談的某一天,他遠遠看到她的女兒在花園與她的手帕交在聊天。

雖然不知道他們聊的內容是什麼,但是從他女兒的那欲言又止的表情上,咒世主憑著父親的本能斷定...

 

她的女兒戀愛了,而對象正是同為女性,恰巧又是碎島商社的千金小姐,湘靈。

他只知道她們是在一場舞會認識的,因為沒有成人爾虞我詐的心機,又加上她們年紀相近,咒世主時常看她們輪流在彼此的家裡跑。

 

只是,咒世主也看得出來...湘靈對自己女兒的無心,要不然寒煙翠臉上也不會出現那種表情了。

但這些對咒世主而言並不重要,因為是他自己讓女兒沒了媽,還可能怕男人就這麼怕上一輩子。

咒世主對這事睜隻眼閉隻眼,他對他女兒有信心的地方就是:在情感上,他的女兒不會來硬的。

這也是他與自己的女兒關係惡劣許久之後,他難得找到他與自己女兒的共通點了。



於是,他與太息公的事又緩了。

某個夜晚在他靠著太息公那光滑柔嫩的身軀裡取暖時,太息公突然道:「其實後來我還真慶幸你當初拒絕我,要不然那場火死的就是我,而不是我表姐。」

咒世主那次沒說話只是保持沉默,因為他內心想著的還是寒煙翠的事。

不過除了在床上以外,咒世主有時仍弄不清到底是太息公還眷戀過去的幻影才委身來陪自己呢?

或者,他只想藉著自己吊憑亡妻的影子,順道憐惜一下這個酷似自己妻子的女人。

但不管如何,他對太息公的評語仍是那麼一句:只求目的,不擇手段。

 

                                ※                                        ※                                        ※

 

咒世主與太息公的事終究是紙包不住火,漸漸地有風聲在組裡傳開。

咒世主身邊第一個跳腳的不是寒煙翠,而是凱旋侯。

 「王,雖然我知道當初太息公的確推了你一把,可是你怎麼還是繼續跟她....」



凱旋侯的話在咒世主看著他時停下了。凱旋侯以為咒世主這麼盯著他看是要他不要多嘴的意思。

但其實他不曉得,咒世主只是想問凱旋侯,"現在年輕人都流行跟同性在一起嗎?"

可想想以凱旋侯這古靈精怪的個性,說不定自己也有一個同性的。咒世主想到這又把問題給吞回去了。



畢竟凱旋侯可是帶起組內聽搖滾樂跟臉上刺青的人哪....

跟他談這種問題,只怕他的答案會讓自己的心臟會負荷不了

於是那個下午,咒世主無視於氣呼呼的凱旋侯望著窗外,神遊去了。



                                        ※                                                ※                                        ※


平靜的生活過沒多久,就換來寒煙翠在早餐餐桌上的逼問「你居然跟邪玉明妃在一起?!」

「組裡的事並非你想像中的簡單。」咒世主喝完溫牛奶後緩緩說著,手邊吃力地撥著白吐司。

「組裡,又是組裡!」寒煙翠不顧大家閨秀的形象大拍餐桌「要不是火宅,媽媽跟哥哥也不會t出事!」



「翠小姐。」一直待在咒世主身旁的迦陵忍不住出聲了「小姐妳跟少爺的命都是....」

「別說了。」咒世主抬起頭雙手抵著下巴,認真地看著寒煙翠「妳受你哥的影響太深了。」

「看你背叛媽媽,看你把哥哥送走。與其這樣,那倒不如當初就讓我們跟媽媽死在一起就好!」

 
 

如同電視上的八點檔一樣,寒煙翠含淚地說出對父親的不滿與控訴之後便奪門而出了。

可是電視是電視,人生是人生。寒煙翠再怎樣不願還是改變不了他是咒世主女兒的事實。




「王...翠小姐他...」迦陵不顧被遷怒的危險,出聲詢問開始撕吐司吃的咒世主。

「你去跟著她吧!如果她去湘靈那就跟到那為止就好。她在那邊不會有危險。」

「知道了。」迦陵收到命令後便退出餐廳,馬上尾隨寒煙翠而去。




掿大的飯廳裡,陽光透過玻璃射進屋內,顯得有點刺眼

咒世主實則吃力地撕著白吐司,腦袋裡全是寒煙翠的指控

「我沒有對不起你哥哥,我也沒有背叛你的母親。只是,我很想念她。」

那早晨,咒世主彷彿如失智老人般呢喃自語著。
 


                                        ※                                ※                                ※ 

 

此後咒世主過著三明治男人的生活

內心裡,他仍是想著亡妻的樣子,一邊問該怎麼辦

公事上,太息公與凱旋侯的爭執不斷,一個作毒的一個販毒的,所想的總是不一樣。

三角會議常常變成公與侯的戰爭之地,外面的人還偷笑火宅的三角會議活像是大小老婆在爭寵。

私事上,寒煙翠跟湘靈一同讀了本不良讀物,整天嚷著說要有自主選擇權,去追求自己的人生....



咒世主心想真是傻小孩,如果人生可以追求,他怎麼會讓自己的老婆慘死?

或者說,人生並不是你用你以為追求的方式,就能得到你所想要的結果。



而且在人以為擁有選擇權的當下,往往並沒有選擇權。

譬如一般人認為他進了火宅後,他為了要保護老婆小孩,所以他"選擇"要坐上更高的位子。

但其實他只要不要他老婆,他根本不用管後面這些鳥屁的事。選擇,根本是年輕人的自以為是。



他在追尋的過程中,只是不斷學到一個教訓:該捨的就要捨,為了要活下來。

傷痛跟煩惱這種東西,你承認它是就是,不是就不會是。


面對這種三明治的生活,他只能慶幸他父母已經不在

身邊還有個跟自己年輕時個性頗像的迦陵可以發發牢騷。

.......雖然沒辦法改變什麼,可咒世主的確是寬心多了。



                                        ※                                        ※                                        ※

 

就在第N次,咒世主出聲要公與侯不要把三角會議當成討價還價的菜市場
(實則是咒世主不想再看大小老婆搶老公的戲碼)


正好慈光株式會社來函說,要做掉碎島會社的負責人雅狄王。

因為他竊取了慈光與碎島兩公司之間共同研發的新產品的機密。

誰偷誰的這實在是小小地難以評論,因為以出力來說雅狄王是個不折不扣的研究狂

但師尹呢?就是個表面上笑得人畜無害,一手炒股炒地皮,一手也幫黑道疏通不少管道的雙面人


「師尹說,事成之後這項產品市面銷售的淨利願意提供三成給我們。」咒世主收起信問「你們兩人的意見如何?」

「跟這雙面人交易太危險了。」凱旋侯出聲說。

「跟死國組織建立毒品管銷道路也不是很穩當啊!侯。」太息公馬上反唇相譏。

「師尹若真要誠心交易應該要對半。只用三成買個人情,師尹這次未免小家子氣了。」凱旋侯分析著。

「可這個人情可以幫我們疏通部份的四魌地區的官方管道。」太息公倒是覺得師尹是個可以合作的對象。

「太息公,你當真認為師尹會幫我們打通管道嗎?那不過些不夠塞他牙縫的小管道。」凱旋侯語帶輕蔑。


「你們說的那些都可以是考量,但是人情無價。」咒世主最後終於出聲了。

雖然他是出於火宅組的利益,但也許他有點怨,雅狄王的女兒讓自己女兒這麼難過吧。

如同凱旋侯常常私底下說:「咒董,你真的是個很寂寞的人哪。」


                                                ※                                        ※                                        ※


後來雅狄王死後,碎島會社人事動亂了好一陣子。直到雅狄王留學歸國的私生子戢武回來繼任。

戢武王頭一件回來的事就是針對火宅組,這也搞得咒世主想吃掉碎島會社的計畫提早曝光。

道上混久了還是會累,當初他之所以會願意搭應師尹的條件,一部份是他想要讓火宅洗白轉型。



因為他認為只要火宅還在道上的一天,那麼寒煙翠永遠不會有安全的一天。

基於他對於火宅的責任,又不能害得全組的人沒飯吃,轉型就成了他當下唯一能做的事。

但是以火宅的能力仍是稍嫌不足,於是吞掉群龍無首的碎島會社是個狠又準的捷徑。



可虎父無犬子,戢武王也有那能力周旋於火宅與慈光之間。

或者說,戢武王巧妙地利用自己的處境,想讓慈光與火宅兩敗俱傷,最好的狀況是他漁翁得利。

「戢武王雖然有點小聰明,可是他週邊計畫相當地詳全,這應該是背後有人在幫他。」咒世主若有所思地用手指敲著桌面。

「那油條的手法跟慈光的人有點像。」不喜歡師尹作風的凱旋侯做出這樣的評論。

「我看師尹他們自己內部也搞不定吧?他前些日子要我們聯手追殺的楔子,應該也是他們自己裡頭的人。」

「戢武王家最近好像有新的人住進去了。」咒世主想起最近寒煙翠很少去湘靈家了。好像是她有個未婚夫什麼的....

「.......」三公會議上的三人同時陷入沉默,不會那麼巧吧?

(對不起就是那麼巧,小的沒啥腦袋Orz)



                                        ※                                                ※                                        ※



後來,咒世主決定向戢武王提出聯姻政策,把寒煙翠嫁過去。

原因很簡單,既然吃掉碎島這麼麻煩,那就只好對不起火宅的人,只把寒煙翠送過去就好了。

陪著湘靈從國外回來一陣,卻再也沒去找過湘靈的寒煙翠,聽到咒世主的話之後....

理所當然地又甩門而出

 

"傻孩子,愛一個人非得是跟他在一起,而是你看著他笑的時候你也會跟著幸福啊!"

咒世主再次對著門板心裡默念著,可惜他想說話的對象從沒認真看過他一眼




不過私底下還有令他掛心的一件事....

「咒董,你說你要讓我陪著寒煙翠過去碎島?」凱旋侯一臉"你吃錯藥"的表情和語調。

事實上,凱旋侯根本不懂咒世主究竟是用了什麼方法讓戢武王就範.....

咒世主懶懶地躺在他專用的躺椅上,懶懶地用手指著眼前的凱旋侯道

「阿凱啊!你還年輕,這火宅這泥濘你...」

「什麼泥濘不泥濘的!火宅是我的根,我是跟隨咒董的。」凱旋侯反駁道

「那你就當作是過去幫我替小翠打點一切吧,這事對迦陵來說太過折磨了。」

凱旋侯聞言便不再說什麼了,他知道咒世主算是把自己當兒子看。

對於讓火宅轉型的理想,雖然這個社會並不一定允許這樣的存在,但他就是認同咒世主這樣的理想。



「咒董,你可別把我當成跟小翠一起去和親的啊!我可是會回來的。就算你把門關著我也會踹開的。」凱旋侯難得孩子氣地說著。

「這世上哪能有地方能管得住你的去留呢?」咒世主看著凱旋侯,不禁想起他的兒子...在精神病院裡的那個...

三公會議少了凱旋侯,咒世主爾根子清淨很多,卻也有點無聊。

後來又因為道上的爭執,太息公的好姐妹玷芳姬過世了。

但咒世主不願涉入過多,這讓太息公心中暗自不滿。咒世主知道但他也懶得理了....

不過世事總是難以在掌握之內,本來說一定會回來的凱旋侯沒回來,卡在碎島不曉得幹啥去了

自己的女兒去到那邊雖然跟湘靈住一塊兒,卻也沒比較幸福

不過比較出乎他意料之外又之內的,就是湘靈的未婚夫吧

他果真是師尹要找的楔子,幫戢武王出主意的小狐狸,凱旋侯卡在碎島不回家的元兇,害自己女兒失戀的兇手...

所以那天他衝進火宅要找人,他絕對不是順手就將他串燒然後將屍體送給師尹而已....

他到目前為止的人生外人看著風光,可他內心鬱悶哪~

某日的車上,他臨時起意叫迦陵掉頭到另一個地方去。開車的迦陵愣了一下,也沒有多說什麼就照辦了



                                                ※                                                ※                                        ※


「你還記得我?」

咒世主的兒子雖然是背對著他,但語調聽得出來他在笑。是一種壓抑著想要把人生吞活撥的語調。

而咒世主呢?他只是覺得這兒子跟當年的自己越來越像,雖然性子是自己極端的那一面,應該說是更加地激烈...

「你是我的兒子為什麼不記得你?」

「我以為你分不清楚誰是你兒子來著。」又是一個輕哼,不看人。

「你或許對凱旋侯的事情很在意,但他跟你是不一樣的。」咒世主說著。
(對~因為凱旋侯是女兒= 3= *喂)

「話說完了就快滾!」

「我沒有什麼話要說,我只是想來看你。」

「那你看夠了吧!還是你要我下一秒就讓你看不到!?」

「對不起,我只讓你知道怎麼生存,卻教不會該怎麼活。因為我自己也活得不是很好。」

「.........」

「好好照顧你妹妹。」咒世主說完最後一句話,掉頭就走。

草地上的草,磨擦著褲子發出細微的聲響。他忍不住回頭看自己的父親離去的身影大喊:「你不怕我殺了她嗎?」

咒世主停下腳步,沒有回頭「雖然我強制替她選擇她現階段的生活,可是未來要怎麼過是她的選擇。如同你當初願意進來這裡一樣。」

「因為我有我想做的事,所以我沒有選擇可言。其他的就是我能力範圍之外的事了。」

之後咒世主就隨著迦陵離開,他再也沒看過自己的兒子一眼。

再看也許又會動搖什麼,再想也許又會捨不得些什麼。


                                                        
                                                                ※                                ※                                ※


咒世主最後死於一場表象上的意外車禍。

那天早上,他才對迦陵說:他一直很想念她的妻子,如同他想念寒煙翠那般。

他說他希望他的妻子看到他,能夠不計較他擅自把女兒嫁出去。然後還願意泡一杯茶跟自己聊天。

他說他希望他的妻子看到他,能夠不計較自己的無能,只能把自己的兒子送給醫生,送到遙遠的地方。

她願意靜靜地聽自己說完,再替自己添一杯茶。



迦陵開車的那天只覺得天氣很冷,但是眼眶卻是含著濕熱的眼淚。

其實那不是意外而是計畫地追殺,而且還是針對咒世主而來的。

雖然凱旋侯及時趕到卻只救回重傷的迦陵,咒世主卻因為迦陵還活著而安心地閉上眼。

那晚咒世主去世的消息被封鎖的那晚,咒世主的兒子逃走了,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裡。

往後,道上開始有著一個傳聞,火宅老咒並沒有死,而是化作亡魂開始展開報復。





只有凱旋侯知道,縱使咒世主的肉體死了,他的精神永在。

 

【END】 火宅咒世主PAPA被世界詛咒的生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