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一夜春冰不留痕
關於部落格
  • 3874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For-get me not








今天覺得如何?




這是談無慾每天早上都會聽到的一句話
 
之後他的臉會向上抬起30度平淡地回答

還好




那人會拉起自己的手

將一束花放入自己冰冷的手中握緊
 
這束花祝你有個美好的一天



淡藍色小小圓圓的花
 
飄著不知名的香味






多年前的颱風夜

滂沱的大雨和暴漲的溪水,讓談無慾連人帶車地墜河




之後不曉得睡了多久

再次奇蹟似甦醒的他,生活只剩下電療、吃藥、復健




但不得不說,托那些魔鬼式復健的福

他現在走路、說話、聽力,等基本打理已不是大問題




但是受的重傷,不是那麼容易恢復

記憶呢?被那夜的雨水給衝到河裡去了

眼睛呢?就像矇上一層摘不掉的紗,時好時壞

交談時,談無慾會不懂其他人說話的語意,理解能力變差了

除此之外他也常常忘東忘西的,不過就他的醫生所言:他車禍前就挺脫線的




車禍前

明明是幾年前的事,對談無慾而言卻如同渺茫不存的前世

他只覺得自己醒來後的命運,就像泡爛在水裡的紙被撈起來,攤開再風乾罷了

這種冷感的情緒,究竟是車禍的後遺症呢?或者是天生的個性使然?談無慾不曉得







轟隆─

轟隆─



談無慾抬起頭,看著窗外離自己很遠的地方似乎是烏雲壓頂,不時閃著一道道的閃電

閃電就像是一把極力劈開雲層的黃金刃,可是隨即又消失無蹤.....





「晚上可能會有颱風唷。」進行例行性檢查的醫生邊說邊紀錄著。

「如果沒有什麼不舒服的話,那我晚上再過來。」白色的衣袍閃到窗邊,把半掩的窗戶完全關上。





他記得他這醫生人緣很好

臉也是圓圓的,聲音也像是珠子掉在地上那樣清脆又溫潤

這樣的醫生也許是人見人愛,但是談無慾只覺得他是隻笑面虎....

特別是他耍脾氣,他那醫生可以用更多訓練或其他手段逼他就範的時候....


他的醫生叫什麼來著的......






「素還真。」

「怎麼了?」



素還真溫和地看著談無慾,等著他後半句話

在寂靜的小空間中,談無慾總覺得能隱約聽到風吹得窗戶嘎啦嘎啦....





談無慾看著素還真的臉,似乎是想起什麼可是又說不出口,僵在那邊了

「沒關係,慢慢來」料準談無慾的反應似的,素還真不逼。

「不是....」談無慾搖搖頭,開始有點眼神開始有點渙散。

「你還是先多休息好了。」




素還真接過談無慾手中的小花束,重新讓談無慾躺下

然後素還真會將談無慾床頭櫃上的勿忘我換上新的

這情境在素還真與談無慾之間已經上演過幾百次了




但這回躺在床上的談無慾偏過頭

看著素還真沒來由地問了句「風采鈴呢?」

素還真換花的動作頓了一下,隨即回答「沒有這個人。」




離開了。





談無慾常常有種感覺

他擁有著生命,卻掌握不住

如同他在他床邊的小小花束,可他聞不到他的香味。


生如空殼




                               ※                                         ※                                           ※




每到雨天談無慾總會格外不舒服

受創後的肺部機能不佳,讓談無慾很難在雨天吸到足夠的空氣。

晨間機械式的復健談更使談無慾不耐,夜裡談無慾只有床上翻來覆去的份




自從他問出那句話後,他跟那笑面虎醫生之間就有點異常

雖然一切照舊,但談無慾似乎察覺到素還真更小心翼翼地對待自己

其實,談無慾自己也不曉得風采鈴是誰,只是突然冒出這名字就想問了....

早已過了熄燈時間,談無慾百般無聊地在床上躺著望著天花板





─ .....不行,我好痛....真的好痛.....

─ 妳再撐一下!再等一下就到了




轟隆!



談無慾分不清楚自己是被雷聲還是夢給驚醒

當呼吸趨於緩和後,冷汗一身的談無慾彷彿被窗外的大雨給淋溼了一般





隔日晨間,素還真的例行性診察

在這空間中,素還真紀錄談無慾病況時紙筆振動的沙沙聲



窗外已無昨夜的狂風暴雨,當然那些也從未進入過談無慾的房間內

至少,當談無慾開始住在這房間的那一刻起是如此.....



「你今天精神看起來不太好。」

「可能是頭髮太長了。」

「我幫你聯絡一下理髮部。」

「嗯。」





剪完頭髮後,談無慾當天開始了新的肌力訓練

現在的他應付日常生活雖足夠,但談無慾還是希望自己能再強一點

要不然這場車禍之後,他的體力還頗有可能贏不過一個健康的女孩




可那日中午不知是睡眠不足,或是颱風過境後異常的高溫

昏沈感讓談無慾到了午餐時間卻不想到員工餐廳吃飯,只想回病房睡過一整個中午

談無慾隨手將病房空調的溫度調得低一點,再蓋上鬆軟的棉被這是談無慾個人的小小享受




或許是真的累了,一向淺眠的談無慾連有人進了病房也不願起身

他知道是熟人,這病房除了幾個輪班的護士以外不會再有誰會踏入




那人影,是很輕輕地撥開因熟睡而蓋住眼睛的頭髮

手機的靜音震動,那人接起了手機

「恢復得差不多了,之後就拜託你照顧了。」




也許是颱風將醫院的花園裡頭的花給打散落地了

那天早上,談無慾第一次沒有收到素還真送的勿忘我




可其實花園裡,從來沒有種過勿忘我



                                         ※                                       ※                                      ※



「今日起我們開始新的療程。我是慕少艾,請多指教。」

名叫慕少艾的醫生在談無慾的手上塞入了一顆苦糖,要他試試味道

正當談無慾因視力的問題,看不清手上那團咖啡色的東西一臉狐疑時在旁的慕少艾鼓勵著

「別這樣拘謹,你就嘗嘗嘛!這是人生的味道唷!」




這句話讓談無慾皺了一下眉,再看看手上的苦糖「人生哪有什麼味道呢?」

「箇中滋味要試過才知啊!」


談無慾嘴一扁像是斷腕壯士,一股腦就把苦糖給吞了




看到談無慾的樣子,慕少艾還來不及問"你該不會沒吃過糖吧?"

不到一秒,兩人的情況馬上變成,媽媽(?)慕少艾狂拍兒子(?)談無慾的背

慕少艾心中埋怨,一邊想自己明明不是素還真那麻煩精,怎麼第一天當班就出問題







此後,談無慾早晨的禮物從勿忘我,變成了慕少艾的苦糖





                                         ※                                       ※                                      ※



慕少艾是個好醫生

比起素還真的冷漠淡定,慕少艾更有人味一點

談無慾認為這慕少艾轉到小兒科應該能受到更多人歡迎

特別是慕少艾那古道熱腸的特質,必定發揮得更淋漓盡致








只是.......

只是.......

只是......










苦糖跟勿忘我還是不一樣的吧?

談無慾下意識地捏碎了裝在口袋裡的小紗袋

那是慕少艾幫他做好的乾燥花,花是素還真留的勿忘我,雖然沒味道了




不過比起思考素還真跟慕少艾的個性差異,如何解決午后太陽的曬在頭上的不適才是當務之急

難得趁慕少艾外出開醫學研討會,使點小計騙了憨厚的葉小釵留在醫院偷溜了出來

偷溜是第一次,匆忙的談無慾只怕日照使眼睛不適,隨手帶副太陽眼鏡就出門





在他過去幾次坐車出入醫院的經驗中,他隱約看到醫院的不遠處還有個小公車站牌

他有信心,只要在體力還走得到的距離裡,他至少不會跌進山谷或自己去撞車

只是沒料到今日午后的太陽如此熱情,讓他的體力格外地吃不消





繼續在幽美的鄉間小逕步行了十分鐘,談無慾確定他沒撞上站牌

可另個難題又出現了,他看不清上面鐵鏽斑斑的小字

談無慾懊惱地思考回去的可行性,隨即又推翻




然而,過度沉溺在自己世界的談無慾

完全沒注意到他身後已經停下了台休旅車




司機把窗戶搖下來問「你在等公車?」

「嗯。」談無慾努力地使自己的反應像正常人一點,他不希望在這就被抓包。

「這裡的公車站牌廢了唷!還要再往前走才有個新的。」司機好心地提醒。

「謝謝。」談無慾大概抓了下聲音的方向,朝車內的人點個頭就要走了。

「等等,太陽那麼大,我送你過去吧!」

「這....」談無慾開始遲疑了,再過去的路自己是不太熟,只是眼前這人....

「上車吧!」司機打開副駕駛座的車控鎖「像我這樣有愛心的人,怎麼能夠對路人見死不救呢?」




在午後的高溫中,車內的冷氣真的是相當地誘人哪....

可是談無慾卻覺得,他坐上車後的世界是.....

一片黑




                                           ※                           ※                            ※                                         




「我的好祖宗啊!你能精明到把葉小釵給留在醫院,怎麼卻摸不透自己的身體狀況啊?」


不出所料,談無慾一睜開眼睛就馬上聽到慕少艾的嘮叨

葉小釵也在一旁露出擔心的神色,談無慾心想說不定他比自己被唸得更慘



慕少艾很好,比起素還真對於自己的任性他的情緒卻也更加明顯

就在慕式訓話即將進入第五分鐘時,談無慾覺得腦袋也恢復得差不多了,視線也比下午清楚一些.....



「慕少艾。」談無慾出聲想打斷慕少艾的話。

「我還沒說完! 」正氣頭上的慕少艾,連給談無慾說話的機會也不肯。




「就算你說完,我也總不可能一輩子留在醫院吧?」原本口若懸河的慕少艾,突然像給噎著了。

見著慕少艾的反應,談無慾嘆了一口氣說出自己心中長久以來的推論「或者我就是得一輩子留在醫院?」



「怎麼會....這樣想?」再開口,慕少艾結結巴巴起來。

「素還真都沒辦法才離開了,不是嗎?」

「哎呀呀~你誤會了,先前不是跟你提過這是療程問題嗎?」

「是啊。醫生調來調去很正常。」

「這我跟他說過。不過他知道你個性,怕你傷感才故意不跟你提的。」

「我跟他沒親近到他要這麼擔心我。」



看著談無慾的反應,心中下了某種決定的慕少艾笑了

不過當下談無慾因為視力的關係不曉得




「我上次聯絡到素還真的時候他人在國外。說真格的,我也不曉得這大忙人在哪。」

「我出去只是想透透氣,不是去找他。」

「好好,我知道了。那我先跟送你回來的恩人通知一下。你這一暈可嚇到他了。」

「啊?」

「你忘了你暈在人家車上嗎?」

「我沒忘。」

「他是玉不凡,他是我們負責醫療器材的經銷商之一。」

「哪那麼偉大啊?我只是送貨的而已啦!」

「如果你想要透透氣,那我可以幫你拜託他。反正他都是在醫院間奔波,你臨時出狀況我也比較放心。」

「唉呀~慕醫生你~」

「像你這樣心軟的人,怎麼忍心回絕我的要求?」

「像我這樣善良的人,當然是很難回絕你的要求。」

「謝謝.........你們。」

「別高興得太早,我可是會依照你身體情況才判斷你能不能出去啊!」




                                ※                          ※                      ※


「玉不凡,你為什麼會想要當醫療器材的經銷商呢?」

「嗯?沒為什麼耶.......」

「喔。」

「怎麼會想問呢?」

「因為覺得奇怪。感覺你似乎原本不是會做這行的。」

「你果然如慕少艾說的一樣敏銳呢!」

「我有個不錯的朋友失聯了。最後一次得知他消息是知道他在醫院。所以我想只要尋著這線一定會有找到他的一天。」

「有頭緒嗎?」

「線索斷了。」

「這,不好意思。」

「別介意啦,在我下定決心要找他的時候就知道很困難了啊!」

「況且透過這份工作我也認識不少人,像慕少艾什麼的,像這樣我覺得很不錯啊!」

「唉,別提這個了。你的眼睛恢復得怎樣?」

「腦袋瓜目前穩定,眼睛也就比較穩定一點了。」

「這樣啊....」

「慕少艾有在擔心藥用」

「嗯,對了,怎麼這次開的車比較久?」

「啊!接下來是要送到病人家中。」




















「醫生可以對病人這麼不負責任,醫到一半就逃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