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一夜春冰不留痕
關於部落格
  • 387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日月互攻) 碎年華


幕一

那年戰亂不止,衝天的豔火照亮的是談無慾與素還真兩人的黑髮

他們與大多數的孩童一樣,無父、無母、無所依



素談兩人起初雖然靠著一點小聰明

集結了一群同病相憐的孩童們撐了段時日



可是,孩子們總捱不過餓與病

原本還有十餘多人的孩子群,最終也只剩他們兩人

再怎麼頑強的孩童,面臨終焉之時也不過如同風中殘燭




「你們的資質不錯,來鎖仙樓如何?」問的人是鎖仙樓裡頭的樂師,名為八趾麒麟。


素還真與談無慾相視一眼

還能如何呢?為了生存兩人也只能答應了。





幕二


鎖仙樓,位於一處煙霧繚繞的幽然山谷之中

傳聞中,最初是因天降神龍耗盡精元的血淚切砌成的山谷



又聞,裡頭的人不似人,反像不食煙火的仙人,及地的鶴髮卻有不老的容顏

終日身著絢麗的華服,以高超的交際手腕周旋於江湖中人與各大門派之間

但對素還真與談無慾而言,那終究是不切實際與自我安慰的神話



鎖仙樓,不過就是處位居深山,一戶高級妓院。

特別是在歐陽上智的管理之下,鎖仙樓的規模又更勝以往,接待的層級更高

湊巧的是,在談無慾與素還真兩人進入鎖仙樓後不久,歐陽上智卻出遊去了


於是,鎖仙樓成了素還真與談無慾的天下

白蓮與瀟菊相互爭風吃醋的天下



某日,鎖仙樓最高等的芙蓉閣又起了衝突


「白蓮,你"又"搶了我的客人。」一臉不悅的是瀟菊─談無慾。

「同修,怎麼可以這樣說呢?」白蓮─素還真,軟身地替楚堂主斟酒邊道

「楚堂主只是認為由我們兩人共同服侍,可以讓這場宴會更加有趣。」

「楚堂主,不跟白蓮共侍同一恩客是吾的規矩。更是鎖仙樓的規矩。」不同白蓮的軟聲細語,瀟竹的高亢隱隱透露著不快。


瀟竹的脾氣可是硬得出名,不高興的事絕對不做。他的話讓現場的氣氛頓時尷尬起來。


「哈!瀟菊白蓮如晝夜,這傳聞果然不是假的。」上座的青澀少年出聲化解「瀟菊,別怪罪楚堂主,是吾點你的。」

「白蓮箏,瀟菊劍。號稱鎖仙樓雙奇,吾鐵鷹派新任掌門欲覽奇觀。還望瀟菊能體諒。」楚堂主補充道。

「是吾誤會了,還請楚堂主別見怪。」劍拄地,瀟菊跪下身。這也是起舞的開端。

「那麼,就讓白蓮與瀟菊一同慶賀。」



語畢,白蓮眼神示意差人將箏送上。

水袖一揚週邊的樂師們開始吹奏起縻縻樂音。






幕三

是夜,藏匿於素還真房裡的密室中,出現了如此的對話....


「許久不見,瀟菊的舞藝又更上層樓了。」

「許久不見,白蓮舌上的蓮花又多幾朵了。」

一者讚許,對方卻未是以禮相待。



「唉,雖然我還不能正式掛牌接客,但我將來會以白蓮做藝名沒錯。」

「哼,那我看坐在那上頭的釋迦牟尼不會坐得安穩哪。」別過頭,深深地不以為然

「唉呀!被你這樣稱讚,讓素某替談弟奉上一杯菊茶消火氣,解憂愁。」

「好了!別鬧了!你別忘了我這次來是來跟你講正事的!」



剛舞完劍的談無慾,氣呼呼地坐下。一時也覺得口乾舌躁,整杯茶連品都沒品整杯飲盡。

菊花茶在談無慾的嘴裡開始回甘,卻掩蓋不了他心中的煩悶。



「談無慾,你躁煩了。」素還真收起剛剛戲謔的語氣,語帶淡淡的指責。

「線報回來了。歐陽三日後就要回來了,你不會煩?」不滿的談無慾反問。



一聽到歐陽兩字,素還真神色一斂,凝重的神色與剛剛判若兩人。

「雖說以鎖仙樓的小倌出樓,隨便也是山寨夫人,但是我不想夜夜在那些流氓身下求生存。」

「所以我們才要打算在他回來前把他弄下來是不?」眉一緊,素還真腦中開始思考著什麼。




見素還真如此穩若泰山喝茶的樣子,談無慾眉一挑又道

「今天一線生跟我說了,掛牌那天破你身的是...」談無慾特別附耳過去

「噗....」素還真難得失態,噴茶了「咳咳....好友他沒跟我說過.....」

「所以嘛!我們的能力並不會比那些混混差。憑什麼就要我們在他們身下?」

雖然尚未正式接客,問題是有錢人的花招特別詭異,也因為多了幾個銅錢特別不善待人。

想起那些每接一次恩客就得休息十天半個月的前輩們,談無慾不禁連連皺眉。



「你應該曉得歐陽的不簡單,這麼多年來我們動不了他分毫。反之,他替我們安排的客人呢?」

「嘖!」談無慾也曉得這道理,但靠出賣身體才能逃離的話....他覺得先把歐陽垮比較好。

「況且,我們身上鎖仙繩還沒找到方法可以解開。」素還真瞄了眼自己手上的紅線。



鎖仙樓裡有雙寶,一為鎖仙泉。傳聞仙人飲下會化作凡人,但這不可考。

確定的是,一般正式掛牌後的小倌們喝了鎖仙泉,會有著不老容顏,直至被送出樓的那天。



另外,就是鎖仙繩,主要的功能為防止小倌們間私下與客人交易或是叛逃。

奇妙的是,外表看似不起眼的紅綿線,卻怎麼扯不斷、脫不下,連仙人也無法掙脫,故名鎖仙繩。



「鎖仙繩....」談無慾看了看自己右手腕上的紅線「一線生沒跟你說怎麼解?」

「他是以機關見長,不是術法。」素還真無可奈何地回應。

「真的不是一線生在繩裡安機關,而是歐陽的術法?」對於一線生的說詞,談無慾並非百分百相信。

「............」想起一線生的能力,有這種機關似乎也不為過?



「所以我說,只要你對他回眸一笑他就會跟你說了。」談無慾索性自己替自己再倒杯茶。

「我跟他不是那種關係。否則可能長久?」素還真嘆氣。鎖仙樓啊!江湖氣息太重,沒幾個人能信任。



「也是,除了柳下惠,誰上你的床,明日馬上見閻王。」談無慾對素還真投以微笑。

「如果是談無慾你,我就不介意。」素還真對談無慾燦笑著。



兩人視線一對上,兩人突然覺得有點困窘。

素還真看著談無慾的眼覺得迷懵,談無慾看著素還真的眼覺得深不可測



「遇上你,我直接去見閻王比較好。」收回視線,談無慾清咳一聲「我今天累了,先走了。」

「等等。」素還真拉住談無慾的手,從懷中取出一只精緻鑲著月光石金寶盒,交到談無慾手上

「安眠香,你最近用的量好像很大。」



「先謝過了。」談無慾暗忖,這玩意應該挺貴的。

「這是西域產的藥效重,劑量少點。不然....」素還真聞起談無慾的手「唉,你身上的味道又更濃了。」



略帶親暱的舉動,些許跳躍式的對話,不合適.....

談無慾似乎不太能適應這樣的素還真,起身順勢抽離素還真的手「外面有動靜再通知你。」

「知道了。」素還真放開談無慾的手,說放就放。



兩人說話其實沒有什麼溫度,頂多就是談無慾說話速度快,聲音高。素還真講話速度略慢,聲音較低。

曖昧的行為是什麼?情意與牽掛又是什麼樣的感覺?這對於素還真與談無慾並不合適,也不需要。




可是,談無慾在啟動密室開關的瞬間,突然蹦出了連他自己都沒想對素還真說過的話


「其實,我試過怎麼破鎖仙繩。」

「嗯?」素還真沉吟一聲,沒多作表示。

「雖然找人幫忙,可是失敗了。」

「哈!是那個倒楣鬼?」素還真突然覺得感興趣。

「你不是什麼事都知道嗎?」


像是挑釁般,步出密室的談無慾,沒回頭看素還真一眼。





幕四


談無慾從盒中取出部份的香粉,引火點燃....

想起剛剛密室的四目相接,談無慾仍是覺得渾身不對勁。

素還真與談無慾默契雖像渾然天成,矛盾的是他們很少專注地看著彼此。

大概是素還真對即將上場的小倌動點手腳,以白蓮為名初次在眾人面前獻藝之後吧。



在陽光煦煦的午後,素還真手裡自捧著簡陋的箏,穿越紫藤攀附的川廊。

烏黑的髮束成馬尾,一襲白底橘邊的衣裳,用金線鏽了一條金龍與一片祥雲。

當他彈奏的同時,衣擺上的金龍也像是被取悅而舞動著。加上素還真似笑非笑的表情,見者為之傾倒。



談無慾那天當然在場,也看到那時的素還真了。

眾人說素還真美,除了串通好表上該有的情緒反應外,談無慾心底並不否認這事。

只是可惜,那笑容不如當初他們相遇時,素還真親手將自己僅有的饅頭扳一半給他時的笑容。

他曉得素還真會利用他的優勢去得到一切他想要的。容貌不過是他的優勢之一,利用的工具。

這些話,談無慾並沒有對其他人說出口。他想,蓮本無心,反正那些老江湖自求多福便罷了吧。




想起了素還真少有的叮嚀,原本習慣還要再下更重劑量的談無慾忽然停手,停頓後又開始自語

「其實,不過就是利益共同體罷了吧?」談無慾像是不用錢似的,隨手在香爐又倒進更多香粉。

「鎖仙樓哪!沒幾個人能夠信任。」就寢前談無慾重覆素還真的名言,沉沉睡去。



談無慾隱約覺得做了個夢,夢到素還真在跟他抱怨.....



                        ※                        ※                        ※


談無慾房中的淡黃色沙幔稍稍地被掀起了

不屬於寢室的蓮香與燭火,透過銘黃色的紗帳來到談無慾的床前


來者正是素還真


房中除了香爐中些許的紅光

燭火照出的搖晃光影映著低首審視的素還真與毫無防備的談無慾


看著談無慾的素還真,表情似乎有點複雜

只是沿著


「不都跟你說,劑量少一點嗎?」

素還真不否認,沉睡中的談無慾的確是誘人的

特別是....

「時間還沒到你就這麼難過了.....」

「無慾。」

「唔........」

「難過嗎?」

「等等。」

素還真執起談無慾的手,細細審視著鎖仙繩。

縱使知道鎖仙繩無法可解,但以談無慾的倔強而言,不意外。

也是這種倔強,才促使他們兩人合作。況且,他們面對歐陽上智這種人物。

可是嘛.........

「斷。」鎖仙繩斷成兩截。

「唉唉,從此之後你可能就要用如此樣貌見人了」

「這不是本來就注定的?」

「覺得可惜嘛....」

「渾帳。」

「不是跟你說過,鎖仙樓沒人可以信任嗎?」




幕五












「你們不過是互相利用的投機份子,你內心還在妄想什麼?」









幕九



「那時,我們都不懂愛。」

「可是,我們都已不是那時的我們了。」

「我想,我想你。我還是想你。」




鎖仙光陰碎年華     渺渺天地難托生     一生情字恨年少





對了~這種小雨娃~一尊看起來不怎麼樣(誰說沒怎樣的?)
可這一尊也是要四千~要賣16個小孩啊 (掩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